2015.7.1.吐鲁番,交河故城。我并没有展示魔鬼城的照片,是感觉交河故城更壮阔而寂寥。

正午到那儿相当热,小腿麻木,相机都滚烫,比在火焰山更可怕。但除此之外的时间都不适合去,因为此地曾被屠城,后被荒废,因此称为故城,素有“东方的庞贝城”之称。

视野开阔,城市壮观,还有一些建筑能依稀分辨,但风化相当严重。若范仲淹能登临此地,抒发的豪情壮志应当不输于《岳阳楼记》。

2015.6.29.五彩滩。一种名叫小咬的虫子,痛不欲生。

2015.6.28,从毡房中吃完和小姐姐两人去散步,走到小路上看见三个小男孩玩耍,大人叫着帮忙赶牛。也说些什么”左青龙,右白虎,中间夹个二百五“。还有一个坐着简易秋千的小姑娘,一直探半个脑袋望着我们,弄得我不好意思拍下来。
6.28,在休息区。下车会请你抱羊合照收钱的女人小孩。有一个穿紫色裙子的女孩不超十岁,特别嘴甜能干。


6.29,喀纳斯。一直在朝我们笑的男人。

6.29。正在洗头的男孩。

7.1,在餐厅献舞助兴的男女。

新疆。人。

新疆。在路上。

在喀纳斯景区里的观鱼台,前面喀纳斯的照片中有一张"黑云压亭"的就是了。

下山的时候碰见山雨。相当冷,主要是衣服带少了,山里孩儿脸说变就变,但漫步雨中还是相当舒坦。想起中考的那篇《乡野高人》中:"回去的路上,我被绿色包围,四周的田畴是绿的,空气也是绿的,人似乎在一杯绿茶中沉浮。"确实有那么一种心境。

路边野花红的、蓝的、紫的、白的、粉的,开的正好;空气是青草的甜、花的幽香、雨的清冽;雨里朦朦胧胧透着青色的路、墨色的山、白色的云,还有跃动的粉色——那是我母亲套着雨衣。我那时候啊,什么都没想,只是走着,希望能一直走下去。

2015.6.28,喀纳斯。在北疆算是一片相当美丽原始的地方。

2015.6.27,新疆的天山天池和公路。之所以把他们放在一起,是因为都给我一种通向远方的想象感。

2015.6.27,天山天池。人与自然。

1 / 2

© 无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